樂文小說網 > 封神大圣人 > 第三十九章 讓聞仲遠離封神

第三十九章 讓聞仲遠離封神

小說:封神大圣人作者:碼磚字數:2953更新時間 : 2019-11-17 19:32:21
  大軍行進,威嚴莊重,人王夫妻并肩而立,陳慶在一旁,坐在白澤背上,靜待大軍之中為首的聞仲騎墨麒麟而來。

  “太師辛苦了!”帝辛慰問,旁邊的姜王后同樣舉出一杯水酒,為聞仲洗塵接風。

  聞仲接過酒水,一飲而盡,直言道:“臣不辛苦,只是有人傳言,陛下與王后不合,甚至將王后打入冷宮,故而臣才會不惜一切代價回國!”

  說著,聞仲目光往人群中一瞪,某人害怕的縮了縮暗自,心中不停的罵著陳慶,若不是陳慶,大王必少不了太師一陣訓斥。

  不是不是每個人都有很高的覺悟,陳慶的改革政策雖說為大商增強國力,但是畢竟實在貴族身上動刀子,看不到長久的利益,自然恨上陳慶和帝辛。

  “太師言重了!”王后笑道:“夫妻偶爾鬧鬧小矛盾,只會讓感情更加深厚!”

  在大商,手握軍權十五年的聞仲才是最強的存在,帝辛雖然也有兵力,但是和十萬大軍的聞仲比起來,差距太大了!

  說罷!聞仲看向陳慶,目光有所詢問。

  “哦!忘了同太師介紹了!這是大商圣人,寡人官拜國師的陳慶,陳圣人!”面對聞仲,陳慶看的出來,帝辛還是有所忌憚的。

  “拜見人圣!”無論是朝中地位還是修行地位,陳慶都遠遠高于聞仲,對此,陳慶只是點了點。

  “太師有心了!”陳慶雙手合攏,插在袖子里。

  只是這未免有些太看不起聞仲,聞仲詢問道:“我禮遇國師,為何國師絲毫不敬重我等!”

  陳慶微微一笑,說道:“我方才是敬重太師,這才不行禮!若太師執意要陳慶還禮,陳慶也不得不做!”

  聞仲冷哼一聲,他是有自己的驕傲,一聲冷哼自然表示了他的不滿。

  陳慶苦笑,他看出來了,聞仲明顯是不滿了。

  陳慶方要行禮,后面就有一群人圍了出來,高呼道:“太師不可啊!國師禮重,我等凡人受之不起啊!”

  他們有些人是不信的,意在破壞陳慶和聞仲之間的關系,也有人真的翻過典籍,圣人的禮儀是真的不能受拜的。

  作為截教三代弟子,聞仲又是勞苦功高的沙場老將,天生正義感極強,脾氣尤為火爆,一些人故意攔著,他反而牛脾氣上來。

  “我身為先王托孤大臣,征戰沙場幾十年,又是他長輩,如何不能受他一拜!”

  聞仲就是牛脾氣,非常倔!

  這種情況,帝辛自然非常樂意見到,陳慶畢竟是人間圣人,在民間,地位幾乎不弱于他這個人王,若是再讓他和朝臣交好,無疑是他最大的威脅。

  身為人王,帝辛這二十年來,幾乎都被這些聯合在一起的朝臣快要架空了,自然不希望陳慶也和他們一起。

  唯有平衡,才會讓他這個人王大權在握,這是陳慶傳給他的帝王心術。

  “諸位不用勸了!太師,陳慶還禮了!”陳慶一拜,聞仲臉色一白,他一身法力竟然頃刻間開始消散。

  他乃是聞仲,修道五十載,又有大商氣運加持,等若修行一千年的地仙,如今陳慶一拜,竟損失了百年修為的法力。

  外人不懂!

  有人嘲弄,有人看笑話,也有人真心為聞仲擔憂。

  第二拜,聞仲不敢接了!人圣之威,太過可怕!他慌忙止住陳慶,說道:“圣人不可!”

  這一番失了顏面,聞仲也對陳慶警惕起來,心中暗道:“這是使了何種妖法,待我問過師尊,便就知曉!”

  旁人見了,心中暗喜。

  作為一個有實權的聞仲,遠比丞相比干這個皇親要更有威嚴。

  百官有了新的主心骨,聞仲落下的面子自然也要有重新找回。

  “大王,臣在邊關就聽聞武成王黃飛虎叛國而往西岐去了,可有此事!”聞仲邊走邊說。

  身為人王,總不能一直陪著太師站在朝歌城外十里,人王親迎,王后送洗塵酒,這對臣子已經是莫大的榮恩了。

  故而百官和帝辛的車架已經往朝歌去了,陳慶坐著白澤,聞仲騎著墨麒麟,兩人一左一右,在帝辛的車架旁。

  “是有這么一回事!不過寡人已經命往西岐的各路總兵嚴防死守,勢必拿下黃飛虎!”

  余化擒住黃飛虎的事本就沒有上報,更何況,此間黃飛虎又脫困了!

  聽完帝辛的話,聞仲氣不打一頭來,方才失了顏面,便就詢問道:“國師在朝,豈能讓黃飛虎叛國,大王,臣請出兵,活捉黃飛虎,踏平西岐!”

  黃飛虎叛國,往西岐去了!這是重點,為人王解決兩樁大事,好讓帝辛知道,誰才是大商的國之棟梁。

  “國師先前不在朝中!拜三皇去了!”帝辛說完,聞仲這才臉色好看一點。

  “況且太師班師回朝,勞累久已,待寡人與太師好好慶賀一番,以慰勞太師之功!追捕黃飛虎和討伐西岐,便讓其他人去吧!”

  帝辛言下之意便是你聞仲該放權,你掌管十萬大軍已經太久了,現如今軍隊都只認識你太師,而不認識我帝辛了!

  當然,這在聞仲耳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!

  “大王,臣雖老,但與陛下分憂!”聞仲的話也很有意思,我還沒有老,我還能繼續為大商干架,打趴西岐不是夢!

  一者雞同鴨講,一者太倔!

  陳慶無奈的搖了搖頭,笑著說道:“聞太師,今北伐歸來,豈不知北伯候崇侯虎病重?”

  既然不能讓聞仲放棄軍權,那么就讓聞仲遠離西岐。

  實際上,陳慶根本不打算讓聞仲去討伐西岐,以元始天尊的算計,封神榜建在西岐,他要做的就是讓截教和闡教的人在西岐決出勝負,死后魂歸封神榜。

  一如大商的黑色云氣,能吸納死者靈魂,所以陳慶的打算很簡單,讓戰爭圍繞著金雞嶺開始,所有死去的靈魂,全部歸大商的黑氣,讓封神臺無法吸納應劫仙人的神魂。

  “北伯候病重?”聞仲一臉疑惑,說道:“不曾聽聞!我在北方征討夷狄,北伯候更是全心全力支持!不曾聽聞北伯候病重!”

  陳慶沉吟,現如今他算明白各個諸侯的情況了。

  原來是聞仲一直坐鎮北方,讓西岐沒有可趁之機。

  “大王,即是如此,臣懇請大王,讓太師出兵北伯候國,探查北伯候病重原因!如此不僅可緩東魯壓力,也可威懾西岐!”陳慶向著帝辛說道。

  聞仲征討北伯候國自然輕車熟路,混跡北方十五年可以說聞仲對北方的熟悉程度,比北伯候更了解。

  再者,北伯候國亦沒有多少兵馬,可以無聲削弱聞仲的軍權。

  帝辛老懷欣慰的看了陳慶一眼,暗道陳慶還是深知他的心意。

  當然表面上他還是故作推辭的說道:“老太師剛剛班師回朝,這便讓老太師出兵北伯候國,非讓天下人言寡人薄情?不可!此些小事,該讓年輕人去顯露身手即可,寡人觀飛廉惡來父子可堪大用!”

  你要說聞仲不是牛脾氣吧!他還倔。說他老吧!他還不服。

  這邊便請求道:“大王,老臣無憂,待老臣拿下黃飛虎,便往北燕一探究竟!”

  陳慶自然不會讓聞仲踏足西岐,以元始天尊的算計和姜子牙的謀略,若是去了西岐,截教和闡教不打起來才怪。

  為了讓聞仲死心,陳慶便說道:“大王,臣路過大河,大河龍王心向朝歌久已,但苦于無功難入朝歌,便向臣主動請纓捉拿黃飛虎去了!”

  此言一出,聞仲嗤笑道:“大河龍王乃正神,受天庭冊封,豈會為人臣!”

  聞仲自是不信,非他所言,人臣終究壽命有限,做個長生之神,遠非人間富貴能束縛的。

  天庭與人間,仙人自然兩者皆不會選,但普通人卻絕對會選天庭。

  “太師,何不如賭上一賭?”

  “賭約何來?”

  “龍王若擒拿黃飛虎而來,則我贏,太師將前往征討北伯候國,且永不插手西岐之事!若龍王不來朝拜大王,則我輸!太師所言我皆允之!”說罷,陳慶將目光看向帝辛。

  畢竟這種事情,可還要問過帝辛。

  聞仲同樣看向帝辛,見帝辛點頭,他才放心。

  “好!”聞太師嘴上應下,心里卻在嗤笑,縱是人間圣人,也不過是個毛頭小子!龍王何等人物,怎么會來朝人王?

  這賭約他贏定了!

  一旁,白澤小聲的問道:“老爺,如此賭約,您真能信得過黃龍能拿回黃飛虎么?”

  陳慶搖頭!

  “那您為何還要立下這賭約呢?”

  “因為不管怎么樣?我都是必贏的局啊!”陳慶笑道。他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聞仲遠離西岐,遠離封神之戰。

  白澤仔細咀嚼剛剛陳慶的賭約,突然笑了起來。

  “老爺,你好壞啊!”

  陳慶一拍白澤的腦袋,笑罵道:“說了多少遍了!別笑,你這樣笑起來很猥瑣呢!”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ynxzcz.live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11运夺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