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文小說網 > 古探奇玉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偷喝的后遺癥

第一百二十四章 偷喝的后遺癥

小說:古探奇玉作者:三口蘇字數:2069更新時間 : 2019-11-17 19:30:00
  第四日清晨

  蘇三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,單手扶額有些難受的哼唧著。

  白音離聽到聲音走了過來,拍著她的臉頰:“阿三。”

  蘇三的臉頰有些紅暈,費勁的睜開雙眼,愣是把白音離給嚇了一跳。

  那原本清亮的杏眼此時竟然紅彤彤的,白音離拿下蘇三的手,又是一燙,這一下可給白音離嚇壞了。

  溫熱的手就附上了蘇三的額頭:“這么燙。”

  蘇三從昨晚就感覺到難受了,只是不那么嚴重,她也就沒當回事。

  此時就不一樣了,大腦昏昏沉沉的,看什么都有些模糊,眼角就像是糊了一層眼屎,感覺黏糊糊的。

  她朦朧的看著白音離,揉著眼角:“娘,我好難受啊!”

  白音離抓著她揉眼睛的手,有些心疼:“別擔心啊,沒什么事,就是有些發熱,娘去找人給你看看。”

  蘇三撅著嘴有些不高興的點點頭,看著到是乖巧了許多。

  “蓓蓓”白音離叫過了周蓓蓓,將蘇三的兩只手交到她的手中,不放心的叮囑著:“你抓著她的手,千萬別讓她揉,也別讓她抓癢,等我回來。”

  白音離揪著心叫開了錢財的房間。

  錢寶呆萌的揉著眼睛,看向白音離:“白姐姐?這么早你怎么來了。”

  白音離一邊回應著錢寶一邊探頭看了眼里邊:“阿財呢,阿三生病了,我找他去看看。”

  錢寶撓了撓頭,看向白音離的身后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白音離回頭看向走過來的錢豐:“是阿三生病了,我過來找阿財給她看看。”

  錢豐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,看向錢寶:“阿財呢?”

  錢寶撓著頭,呆萌的眨了眨眼睛:“哥哥在做早課,爺知道的,他...”

  錢豐點頭:“帶我去看看。”他看著白音離,意思再明顯不過。

  三人看到蘇三的時候,她正和周蓓蓓說著好話,想要揉揉眼睛。

  但是周蓓蓓謹遵白音離的指示,手上抓著蘇三絲毫不松懈,甚至還閉上了雙眼,生怕看到蘇三的慘樣會于心不忍。

  白音離直接上前接過了蘇三的手,還看似用力的拍了她屁股一下。

  蘇三鼓著嘴,氣呼呼的看著白音離,嬌弱的嗓音撒著嬌:“娘,疼...”

  那撒嬌的聲音聽著讓人有些麻酥酥的,錢寶直接就打了個寒顫。

  錢豐上前搭上了蘇三的脈搏,眼神盯著蘇三裸露在外的肌膚。

  蘇三驚奇的看著他:“爺,您也會看病啊!”

  錢豐皺起眉頭,盯著她:“閉嘴。”

  過了一會他放下手問道:“昨天吃了什么?”

  蘇三仔細的回憶了一下:“沒什么啊,和你們吃的都一樣。”

  “難道是中毒了?”這時候站在旁邊的白音離小心翼翼的試探道。

  錢豐搖著頭:“似是而非。”

  蘇三咳嗽了兩聲,臉頰更加的紅潤了,突然,她捂住了嘴,對著白音離嗚嗚的說著什么。

  白音離不知有沒有聽懂,腳下有些猶豫。

  還好錢豐這時候開口提醒著:“去拿盆...”

  這一次蘇三吐得昏天黑地,更是弄的滿屋都是酒后污穢物的味道。

  白音離和周蓓蓓打開了所有的窗子,嫌棄的坐在門前的地上:“昨天又偷著喝小白燒了吧?”

  蘇三尷尬的點點頭,視線胡亂的飄著。

  突然,大腦忽悠一下,想到了一件事情:“那個老婆子和張大娘是一伙的吧!”

  白音離蹲坐在地拄著腦袋:“這不是昨天晚上就清楚了么。”

  蘇三搖了搖頭,翻身仰躺在床上:“不,不對,他們合伙作案,還把我們也抓到了山洞...那明顯就是想要把我們也給賣了啊!”

  “怎么的,沒被賣成,你還有點惋惜唄。”白音離走上前,強忍著惡心,將蘇三剛吐完的東西端了出去。

  等她再回來的時候,蘇三用那還有些猩紅的雙眼看著她:“我是想說為什么關了我們那么久都沒有其他的動作...”

  這下白音離沒話說了,低著頭也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因為她已經死了!”

  蘇三眼神驟然收縮,一個挺身就坐了起來,看向來人。

  房間的門敞開著,錢豐正站在門外望著里邊。

  “方揚找到她了?”蘇三撐著身子下了床,神情有些激動。

  錢豐點了點頭,上下的看了她一眼:“好點了?”

  “在哪找到的?”

  兩人異口同聲,又突然間都沒了動靜。

  蘇三眨了眨眼,對于錢豐的突然關心一時有些受寵若驚:“好...了。”

  過了一會,錢豐移開視線:“在你們說的那個山洞附近找到的。”

  剛坐下身子的蘇三聞言騰地一下又站了起來:“什么?”

  錢豐:“放你一天假,好好的休息。”

  他最后看了蘇三一眼,便離開了。

  蘇三站在門內瞇著眼,微低著頭呢喃著:“難道是被滅口了...”

  白音離也不出聲,直接就走到蘇三的旁邊,強制的將她拉到了床上,兩只手一按,蘇三就坐在了床上。

  “生病了都不消停。”白音離瞥著蘇三,兩眼全是哀怨。

  “哎呀,娘,這可是事關人命的大事件,怎么能不管呢。”蘇三被強制著躺上了床,不禁也是哀怨叢生的。

  “你說,張大娘怎么就先捅了那老婆子又被人殺了呢!”她瞪大著杏眼與白音離對視著。

  “自作孽,遭報應了唄...

  你說你一個小姑娘,沒事想這么多干什么,小腦袋瓜還嫌不夠尖啊!”

  白音離點著蘇三的腦袋笑罵著。

  “不可能是遭報應,這事絕對是人為的。”蘇三自動的屏蔽著白音離后邊的話。

  “我們是跟那個老婆子走的時候被敲暈的,那么她和錢大爺他們說的那話就是在撒謊。”

  白音離聽著蘇三的話,摸著下巴陷入了沉思。

  “她的孫女是不是真的被張大娘帶走了,我現在還無法確定,但是我能肯定,我那記手刀絕對是被她砍得。”

  “以她那下手的力道、速度,還有她一路上的表現,看著完全不像是已經老邁的婆子。”

  蘇三單手墊在腦后,睜著杏眼看向上方的床幔。

  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,不親眼看見我實在是心里沒底。”蘇三說著就站起身來,不想頭腦有些發昏,眼前也是發黑,身體晃了兩下就又倒在了床上。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ynxzcz.live。樂文小說網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:m.lewen001.com
11运夺金